跨境物流

運價一漲就虧,跨境物流正全面遇冷!

2020-04-14 14:35:59

正當賣家感慨運費又漲了,貨代賺大了的時候,物流行業也想要哭訴,全球貿易縮水、漲價、停運、延誤、爆艙等情況見證着全球物流業正經歷寒冬……


一漲就虧,物流業全面遇冷

 

 

疫情發生以來,小編經常看到賣家在羣裏訴苦,物流又漲價了,現在物流商每週給他發一次運費價格表……

 

看到運價大幅上漲,很多人第一反應:物流商掙大發了,或者物流商怎麼那麼坑……

 

其實,備受物流漲價折磨的不僅僅是跨境賣家,身處其中的物流商業倍感痛苦。

 

從近期運力上漲中獲得部分超額利潤的只是船運公司、航空公司等直接承運人,且這是短暫現象、缺乏規模。大部分物流企業,特別是一些中小物流企業,與跨境賣家一樣,面臨着巨大的經營壓力。

 

某物流公司負責人表示,因為近期國際貨運價格波動頻繁,嚴重時,運價甚至一天一漲,因此虧損是整個3月的常態,幾乎每發一次貨都要虧。

 

在全球貿易縮水的情況下,不僅僅是空運,船運、鐵路運輸和集裝箱卡車運輸的出貨量都出現了不同程度下降,全球物流業遇冷。

 

“活下來”不僅是跨境賣家今年的目標,同時也是許多物流公司的目標。

 

值得慶幸的是,在艱難求存的同時,物流業也在積極自救。

 

空運價格上漲,根本的原因是航班減少,運力下降。

 

針對此,深航、廈航、阿提哈德航空、美國航空等國內外航空公司相繼發力“客改貨”業務。

 

美國航空是最早將客機改為貨機的航空公司之一,其36年來首次使用波音777向境外運送醫療用品。加拿大航空很快緊隨其後。目前已經開通了加拿大-歐洲的貨運航線,後續還將開通加拿大國內以及通往南美洲的貨運航線。歐洲市場同樣如此。漢莎航空已將一架空客A330-300客機改裝成貨機。為了儘可能多地容納貨物,貨物被固定在飛機的座位和頭頂的行李箱裏。此外,新西蘭航空、大韓航空、埃塞俄比亞航空等諸多航司都已經採用了客機改貨運來加大貨運航空力量。

 

不僅如此,物流企業也積極行動。

 

我國而言,3月31日,菜鳥國際包機航線(杭州—吉隆坡)正式首航。上萬中國商家發出的包裹以及中國捐贈的救援物資,經這條國際幹線直達東南亞。此外,DHL歐洲路向鐵路服務也全面升級

 

同時,近期中歐班列也陸續恢復營運。

 

4月3日,全國首趟中歐班列(渝新歐)“中國郵政號”專列從重慶出發前往立陶宛。本次列車共發運44個集裝箱,近300噸來自北京、廣東、重慶等地發往歐洲的防疫物資和國際郵件。

 

值得一提的是,自疫情發生以來,中國郵政積極通過中歐班列開展郵件疏運工作,已集結髮運郵件近100噸,及時保障了防疫物資和生活必需品的運輸暢通,解決了由於國際航線大幅減少,國際郵件客機腹艙運能急劇縮減造成的運能不足問題,確保了國際供應鏈正常運行。

 

全球貿易縮水,跌幅或超金融危機

 

世界貿易組織(WTO)8日發表的一份報告稱,由於COVID-19的蔓延造成的經濟活動中斷,預計今年全球貿易將下降高達32%。

 

預測顯示,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發展將可能導致全球商品貿易在2020年可能跌落13%到32%。貿易下降幅度可能會超過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帶來的貿易下滑。

 

世貿組織總幹事羅伯託•阿澤維多表示:“這場危機首先是健康危機,迫使各國政府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保護人們的生命。除了該疾病本身造成的人類痛苦之外,貿易和產出不可避免的下降將給家庭和企業帶來痛苦的後果。”

 

該報告預計,幾乎所有地區的貿易額都會出現兩位數的下降,其中北美和亞洲的降幅最大。在行業方面,跌幅最大的領域可能是在電子產品和汽車產業等具有複雜價值鏈的領域。

 

羅伯託•阿澤維多表示,近期目標是控制疫情的蔓延,政策制定者必須要開始着手應對疫情之後的餘波。

 

雖然世貿組織預計2021年將出現復甦,但復甦的力度尚不確定,結果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疫情持續時間和政策應對的有效性。

 

除了全球貿易縮水,專業人士分析美國經濟也有衰退的跡象。據新華社報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10日發佈半年度全球經濟預測數據顯示,受新冠疫情影響,美國經濟產出今年將下滑8.0%,失業率或一度升至20%以上。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卡倫·戴南當天在發佈經濟預測數據的媒體電話會上説,她預計美國今年4月和5月的經濟產出將比正常水平低20%,這意味着按照年率計算,美國第二季度產出將下滑50%。

 

戴南表示,美國經濟最可能實現“對勾型”反彈,即經歷急劇下跌之後逐漸恢復。

 

全球物流:停運、滯箱、延誤

 

全球貿易縮水,全球物流境遇也不容樂觀,據民航資源網的不完全統計,航司方面,目前共有63家航司全線停飛所有航班,13家航司停飛所有國際航線,共有14家機場關閉,停止運營;7家機場關閉部分航站樓;9家機場關閉塔台。

 

因為航空公司停飛,運力下降,加上防疫物資的扎堆出口,空運價格暴漲,從過去的20到現在的100,UPS、DHL、FedEx也開始增收“旺季服務費”,並且有賣家表示,從前簽訂的物流合同也作廢了,現在賣家每天要面對的是“一天一個價”的物流價格。

 

一方面,航空公司停飛,空運價格暴漲,另一方面,海運方面也稍有影響,航運準班率跌至2011年來新低,並且,多國目的港口出現無人提貨的情況。

 

目的港口出現無人提貨的情況,比如,馬來西亞碼頭、倉庫、海關、貨代行業超過50%都在居家辦公。馬來西亞碼頭作業放緩,除了醫⽤物資或者⽣活必需品外,其他產品處理效率極度低下。

 

又比如,德國,因為全國進⼊緊急狀態,均在家辦公。各碼頭擁堵,出口到德國的貨物會有滯箱情況,德國出口方面,船公司缺箱並且爆艙嚴重。

 

除了爆艙、滯箱之外,航運準班率也下降了。

 

據丹麥海運諮詢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最新統計顯示,今年2月“全球航運準班率”數據較1月再下降3.4%,跌至61.51%,是2011年推出以來最低水平,與去年同期的73.6%相比約下降8.5%。





                                                                                                                                                                        來源:億恩網